021-65661727
中文版
英文版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1-65661727
服务热线  021-65661727 服务热线 021-65661727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
热点案件
  • 父母离婚十多年后,女儿要求回来跟爸生活,法院这么判!

    父母离婚十多年后,一直跟母亲生活的14岁的女儿小雨提出要跟父亲生活,但父亲因为组建了新家庭断然拒绝了女儿的这一请求,为此小雨的母亲一纸诉状把前夫告上了法庭,请求变更女儿的抚养权。近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变更抚养权纠纷作出维持一审的终审判决,小雨变更由父亲张大志抚养。 基本案情 2005年,张大志与葛莉在启东相识并登记结婚,第二年生下女儿小雨。后双方感情不和,于2007年10月经法院调解离婚,约定小雨跟随母亲葛莉生活,抚养费由葛

    2020-10-16 741

  • 未年检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究竟赔不赔?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私家车辆越来越多,车主如果忘记检车又发生交通事故了该怎么办呢,保险公司理不理赔呢?近期如东法院就审结了一起车主起诉保险公司要求理赔的案件。 基本案情 车主徐某驾驶车辆与另一车主邢某发生追尾碰撞事故,致两车局部损坏。经公安部门认定徐某未按照规定操作规范安全驾驶负事故全部责任。徐某支付了两车修理费后,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遭拒。保险公司认为事故发生时,徐某驾驶的车辆未按规定检车,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2020-09-08 366

  • 超过退休年龄,能否主张误工费?

    基本案情 句容一七旬老者骑电动三轮车回家时,未注意安全行使,与另一小型轿车发生碰撞,致老者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老者即刻被送往医院救治,病情稳定后,经法院委托鉴定,老者因事故受伤致左股骨大粗隆骨折,遗有左髋关节活动受限,构成十级伤残。老者向肇事司机及其投保的保险公司索要赔偿,肇事司机表示是为公司领导送文件,应由公司负责赔偿;而保险公司则表态称对于事故发生经过、责任划分及伤残等级均无异议,但因伤者年龄七旬,已达退休年

    2020-08-31 342

  • 签约后交付前房屋变“凶宅”,谁该担责?

    一起房产交易过程中,双方明文约定,“(卖方)承诺从购房日至今,未发生命案,未设灵堂……”,合同签订后,房东将该房屋出租,不料租客的朋友在屋内自杀。买家知晓不肯履约,认定卖方违约,卖方辩称,“至今”指签约时,其并无违约,就此闹到法院。近日,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成功调解了这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原告买方与被告卖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被告返还原告购房定金20万元。 签合同后将房屋出租,发生命案 据承办法

    2020-08-26 346

  • 父母要求子女返还购房出资款 法院是否支持?

    子女购买房屋,父母为其出资后,要求子女返还出资款,法院是否支持?2020年5月鹤壁市山城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父亲起诉儿子、儿媳要求返还购房出资款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2018年3月,李某的儿子、儿媳因购房多次向其借款共计25万元。后因李某的妻子身患癌症,需要大量的治疗费,李某向儿子、儿媳索要借款,二人却以没钱为由拒不返还。李某将儿子、儿媳告上法庭,庭审中儿媳辩称,房屋的首付款系原告赠与二被告,并非借款。 山城区法院经审

    2020-08-12 374

  • 当事人与“酒托女”约会,明知价格高仍自愿消费,对方是否构成诈骗?

    2019年4月,杨军在陌陌上认识一个名叫王小可的女网友,两人聊得很尽兴,便尝试约该女子见面。对方爽快答应了,约定在某广场见面。杨军按时到达,与王小可聊得很开心,随后与王小可就近选择了一家餐馆共进晚餐,杨军大方的点了果盘、红酒、牛排等,买单时居然要4000多,为了给王小可留下好印象,杨军没有太多犹豫。王小可见状开心的和杨军又聊了一会,随后便以家里有急事为由先行离开了,从此消失在杨军的世界里…… 事后,杨军越琢磨越不对劲,于是打电话报警了。伴随着

    2020-08-11 395

  • 重磅!村干部被正式列为国家公职人员 !处分适用《公职人员处分办法》

    我们国家农村实行的村民自治制度,村干部不是上级指派的,不是公务员,也没有在国家行政或事业编制之内,而是由村民选举出来的带头人和管理者。 长期以来,关于村干部是不是公职人员的问题一直没有定论,这也让成了很多村干部工作开展中的一个障碍,同时对村干部的监管、处分处理等方面也受到一定的制约。 但这种情况很快就要改变了,大家关注已久的《公职人员政务处分办法》近日正式审议通过,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在其列举的6类公职人员中,

    2020-07-30 1044

  •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能否主张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基本案情 原告李某与被告王某系夫妻。2010年以来,王某以其本人为户名,在如东县某银行共存款六笔,本金累计100000元。王某将上述存单均交由原告李某保存。 2019年下半年,原、被告关系发生隔阂,并逐渐分居生活。现原告李某体弱多病,患有严重腿疾,须手术治疗,要花费巨额医疗费用。李某要求王某将存款取出,用于治疗其身体疾病,但遭拒绝。后王某凭其本人身份证件至上述银行将大部分存款挂失并支取,其名下仅剩10000元尚未支取。

    2020-07-29 323